您的位置:主页 > 知名医院 >

三甲医院大主任写下25年从医经历,劝年轻人当医生……

作者:医度网 来源:医度网 日期:2019-07-05 06:12:20

  我的高考是在1988年,那是31年前的事了。

  当年的我,也是个学霸,就读于我们当地的一所重点高中。市重点高中每年全市中考统招6个班,自己因中考总分全市第5,有幸成为班长,且连任3年。我们那时候,是高考分数知晓前填志愿。我当时填的第一志愿是北京一著名大学的工科专业,但分数出来后傻眼了,虽然超过重点分数线,但高考第一天考的语文、数学成绩掉链子了,因而跟这所全国闻名的高校失之交臂。

  后来,总算是天无绝人之路。由于我是高考当年的地区级三好学生(有投档政策倾斜),且英语成绩89分(满分100分),被中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英文医学专业相中了。招生办的老师打电话给我就读的高中,问我愿不愿意转志愿就读。当时,我其实是想复读一年再考,但我的老父亲强烈建议我去学医。

  其实,早在我填高考志愿时,我那镇初中退休教师的老父亲就“怂恿”我填报医学专业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的父亲虽然一辈子都在教育行业,但却对医学很感兴趣,他跟我说: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。现在工科不录取,医科找上门,这是天意!

  在老父亲的坚持下,我就这样选择了学医。

  学医课程繁杂,要背的东西也多。且中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英文医学专业学制是6年,要比一般的医学生多学一年。大学前2年,我很迷茫,经常想家,不肯用功,对功课也不是很感兴趣,所以成绩一直很不理想。

  大学第三年开始接触临床相关课程,这下我来兴致了,突然发现医学还是很有意思的,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。大学毕业后,因为成绩优秀,我如愿进入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神经外科工作,成为了一名临床医生。既完成父亲的愿望,也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心里觉得很满足。

  2005年,我得到了一个难得的机会——去日本,去东京大学读博。那一年,我35岁。已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脑神经外科工作了11年。

  日本读博是中国教育部和日本政府的联合培养项目。东京大学作为世界一流高校,招生非常谨慎,医学院一般只接收有一定声望的人推荐的学生读博,考生考前人脉搭不通,难往下走了。

  实际上,在日本,博士的说法可能并不准确,应该说“专士”才对。如果比较一下中日两国研究生培养的区别,最大的体会就是:中国读硕博,课程多,钻研少。我在东京大学4年,只上过一门统计学的课程,这门课还不需要考试拿成绩,只看出勤率即可。

  像我这样的博士研究生,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实验室里苦心做实验、搞研究,而博士能不能毕业,看的就是这些研究的成果。最终也要有一篇精美的总结性的论文。

  苦读了4年半,我最终完成了医学博士的研读。回国后的第二年,我便升任了医疗组长。

  做了这么多年医生,时常有人会问我:做医生,你后悔吗?

  做了医生,作为一个年轻医生工作很忙,收入也不是很高,隔4-5天要上个夜班,我们轮到夜班是连续上32小时(一整天+次日白天8小时,各医院有差别),工资也没有学工的同学高。

  所以原高中同学聚会学工的是有钱有闲,我们学医的没钱没闲。碰到值班,聚会都不能参加。我经常遇到聚会聚到一半、有时候甚至刚举杯就被叫回医院参加急诊手术。

  但亲戚朋友都对我很客气,拍我“马屁”。从我学医念大学开始,亲戚朋友经常找我咨询各种健康问题,我一参加工作后他们看病也经常找我帮忙。让我体会到我在亲戚朋友中不可或缺的价值。

  后来,年资高了,慢慢变成“大医生”了,能亲手救死扶伤,挽救生命甚至因此挽救病人家庭,更加体会“医生”这份职业的荣耀,以及给我带来的自豪感、荣誉感。所以,我不后悔选择医生。我享受外科医生这职业。刀到瘤除,起死回生。不是很有大侠的味道嘛?谁不想做大侠?

  因医生这工作,让我有个还算体面的经济基础,最主要是让我很有职业成就感。所以再选择,我还是会选择学医,从事医疗工作。

  最后,正值高考填志愿的当口,是否鼓励现在的孩子们学医,观点不一。要我看,我还是会鼓励自己的子女或者子侄们学医。我的女儿就在我的鼓励下,选择了医学相关课程,目前就读于日本东京的一所高校。

  在这里,我想提醒后来者们:学医,需要长期的辛苦,甚至整个职业生涯都很劳累(上夜班,非工作时间经常有可能被召唤来救治病人等);学医,收入不会很高,特别是参加工作的前10-15年;学医,即使你是博士毕业,毕业后你也只是半成品,需要工作中不断积累,不断学习进步;学医,你需要养成非常严谨的工作作风,你的过失有时是致命的。病人和家属的医学知识及维权意识越来越强,对医生的能力及医疗行为要求越来越高。

copyright医度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