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知名医院 >

患者孕期只不定期产检4次!孕40周胎死宫内后,医方为何承担90%责任?| 医眼看法

作者:医度网 来源:医度网 日期:2019-05-23 03:18:32

  前不久,国内某医师法律专业团队发布了《2018年全国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大数据报告》(简称《报告》),受到了广泛关注。

  《报告》通过对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医疗损害责任案件的2866份二审判决书进行了数据统计。据《报告》显示,二审判决涉及到妇产科的医疗纠纷案件数量仍然居高不下。

  妇产科医疗风险高,诉讼风险也高,如何自保需要细心体会。

  案件回顾

  33岁的高某于2016年怀孕,于2017年5月17日起在当地区医院建档产检,孕期不定期产检3次,预产期为2017年8月2日。孕中期OGTT示:4.95-10.31-8.95mmol/L。自测血糖2次,分别是空腹5.1,早餐后2小时9.7、7.3mmol/L,晚餐后2小时7.9、6.9mmol/L。

  预产期当日,患者再次到医院产检,超声诊断报告结果为:宫内晚孕,单活胎,头位。医生建议随诊。

  2017年8月6日,患者因4小时前自觉胎动消失,急诊入院,未闻及胎心,B超提示胎死宫内,门诊以“孕足月、死胎”收入院。经区医院初步诊断,结论为:1.G2P0宫内孕40+4周,头位;2.胎死宫内;3.妊娠期糖尿病。

  2017年8月8日,区医院对患者行产钳助产术+宫颈探查术+阴道裂伤缝合术,手术记录:产钳助产成功,12:43娩出死男婴,脐带长2000px,距腹部皮肤入口500px处及1000px处各有真结节一个,近腹部皮肤处500px脐带呈紫黑色。出院诊断:胎死宫内(40+4周引产),妊娠期糖尿病。

  患方认为:患者产检时被医生备注为“孕期糖尿病高危产妇”后未做任何说明;8月2日预产期当天,患者经医生检查后被告知胎儿正常,没有生产指征,3日后再来;8月6日患者再次就诊时发现胎儿已没有心跳,在入院后引产生下死胎。胎儿死亡是由医院的过错行为造成,为维护合法权益,诉至法院,要求赔偿各项费用29万余元。

  法院委托鉴定中心对本案进行鉴定,鉴定中心出具《司法鉴定意见书》,指出:

  1.医方对于高危因素关注不足,血糖管理缺陷

  患者孕中期检查符合妊娠期糖尿病(GDM)诊断标准,诊断成立。GDM与多种产科不良事件密切相关,严格控制孕期血糖,加强胎儿监测,对于改善母婴临床结局意义重大。医方对于患者的高危因素关注不足,孕期诊断妊娠期糖尿病后,对于血糖的管理及之后的追访存在缺陷。

  2.患者保健意识不足,未按照要求定期产检

  患者于妊娠18周时在外地产检一次后一直未再检查,于妊娠29周后开始在区医院产检,共检查3次(孕29周,孕35周,孕40周),孕40+4周发生胎死宫内。孕妇本身孕期保健意识相对不足,不能按照医院要求定期产前保健,与妊娠不良结局有一定的关系。

  3.医方未按诊疗指南及时收治患者

  《妊娠合并糖尿病诊治指南(2014)》指出,无需胰岛素治疗而血糖控制达标的GDM孕妇,如无母儿并发症,在严密监测下可待预产期,到预产期仍未临产者,可引产终止妊娠。《中华妇产科学》、《临床诊疗指南(妇产科学分册)》指出,无妊娠并发症的GDMA1孕妇,胎儿监测无异常的情况下,孕39周收入院,严密监测下,等到预产期终止妊娠。医院未在预产期时将患者收入院,且未对后期入院时机及方式进行安排,不符合诊疗常规,视为过错,与胎死宫内的结局存在因果关系。

  最终的鉴定意见为:区医院对患者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,该过错与胎死宫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,建议医方承担主要责任。

  法院参考鉴定意见及全案案情,将医院承担的责任比例酌定为90%。根据患方提交的证据,最终判决区医院赔偿患者医疗费9046.04元,交通费270元,停尸费2700元,精神损害抚慰金50 000元;案件受理费2864元、鉴定费15 000元,由医院负担。法院没有支持患方误工费(未开具对应时段的误工证明)和丧葬费的诉讼请求。

  胎死腹中谁之错?

  本周类似的案例在临床上并不罕见,可能前一次产检还都正常,但当发现胎动异常再就诊时就已经死胎。死胎的原因有很多,胎儿发育问题、胎盘或脐带异常、母体疾病等都可能导致胎儿死亡,孕期会发生什么突发情况,什么时候能发生,谁也不能准确判断。

  虽然已经发现了很多导致死胎的原因,由于目前有限的产前筛查及诊断水平,仍有较高比例的死胎者原因不明。但定期产检、正确的孕期保健、正确地自我监测都有可能降低这种风险。而医方有责任对孕妇安排定期产检,给予宣教帮助孕妇掌握保健和监测常识,加强妊娠合并症和并发症的诊治和预防,识别高危人群加强产前监测,适时分娩。

copyright医度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