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医学新闻 >

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谈流行病和公共

作者:医度网 来源:医度网 日期:2021-06-11 06:01:53

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谈流行病和公共

6月3日上午,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第二届大会举办题为《公共卫生与应急医学》的分论坛。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出席并发表题为《流行病与公共卫生管理》的演讲。
在与疾病斗争的过程中,人类每次都在思考:该疾病将如何结束,又是从何开始的?在分论坛上,张文宏从应急响应的角度与大家探讨传染病的由来。
作为一名传染病和感染病学医生,张文宏研究人类传染病的过程中发现,传染病的出现和人类的演化过程高度一致。很多传染病先出现在动物界,再随着人类的演化,逐渐变成只在人类当中。还有一些仍停留在人畜共患阶段。整个自然界是连续的,整个疾病谱也是连续的。张文宏说,人类面对传染病,每次都是演练。这次新冠疫情,给了我们一次非常了不起的试验机会。如果没有现代公共卫生的应答,这个疾病会非常接近于H1N1。人类能不能应付呢?张文宏说,人类一定能够应付。“只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,即使没有现代科学,只要给我们100年,就可以轻松应付。因为我们会建立群体免疫,人类是可以承受的。”
张文宏告诉大家,是现代医学给了我们机会。我们会把100年的传染病史缩短到可能只有5年;如果做得更好,可能只有2年;如果像中国这样,可以缩短到3个月。中国最早采取了非常好的早期应答,我们是清零的,但世界范围内做不到,很难做到100%隔离。一种新的病毒、细菌会从自然界过来,人类会长时间跟病毒相互作用,会努力让自己活下来,也会死很多人。然后病毒开始演化,最后人类得以幸存。
张文宏认为,为应对传染病,我们必须不断采取公共卫生的应急响应,而非持续的公共卫生响应。“如果是持续性的公共卫生响应,今天这个会议是不能开的。今天可以在这里开会,是因为这里没有疫情,但是大多数国家不可能没有。我们相聚在这里,得益于公共卫生的应急响应,同时我们会得益于疫苗。”
新冠疫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模型?我们应如何响应?欧洲的数据告诉我们,感染过新冠病毒仍有可能再次感染。但和从未感染过的人相比,再次感染新冠的风险会减少80%,这跟国药疫苗的保护率很接近。国药疫苗保护率是78%,自然感染是80.5%。这就意味着未来新冠类型会跟原来的冠状病毒很接近,过几年来一个小高峰。人类在高峰来临之前,可以为高危人群免疫接种。
张文宏说,未来必须全人类一起合作,普遍接种疫苗。同时跟自然界和解,允许疾病的存在,但是疾病永远不会暴发。没有全人类一起合作,没有普遍的疫苗接种,后面会不会再次出现新冠病毒暴发?张文宏认为不可预测,依然留有很多的科学问题亟待解决。我们会时刻对病人进行监测,及时告知疾病模型又开始向什么方向演变。总之,人类一定能够控制新冠疫情,它的类型非常清楚,只是没有完全清楚,需要大家一起再努力!

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谈流行病和公共

亚洲浪潮,博鳌视野
立足亚洲 面向世界
传递论坛最新动态 促进亚洲深度合作
全球重要对话的传达者 亚洲共同发展的瞭望者
原标题:《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谈流行病和公共卫生管理》
阅读原文

copyright医度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