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医学新闻 >

中国乳业双雄二十年沉浮录

作者:医度网 来源:医度网 日期:2019-03-31 06:21:50

中国乳业双雄二十年沉浮录

文 | 钱跃东

2006年4月,时任国务院总理在重庆一家奶牛科技园养殖基地考察。在企业的留言本上,他这样写道:“我有一个梦,让每个中国人,首先是孩子,每天都能喝上一斤奶。”[1]后来,“每天一斤奶,强壮中国人”成了这个行业最广为人知的口号之一。

2018年,中国乳制品行业协会公布了这样一个数据:目前,我国人均饮奶量已从改革开放之初的6公斤提升至超过36公斤(折合成生鲜乳计算),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人均饮奶量已达40多公斤。尽管如此,我国人均饮奶量仍不足世界人均的三分之一,不足亚洲人均的二分之一。[2]

中国乳业双雄二十年沉浮录

来源:中信证券(600030)研究部

与总理的期望相比,与世界人均水平相比,今天中国人的乳品摄入量仍然难言理想。但是,40年6倍,已经是个足够巨大的成就。从稀缺营养品到日常饮品,乳制品的快速普及和空前发展,正是中国四十年奇迹的一道缩影。

大水之中,必有大鱼。2018年,在荷兰合作银行发布的“全球乳业二十强企业排行榜”中,来自中国的伊利和蒙牛分别以99亿美元和88亿美元的营收位列第九、第十位(也是亚洲乳企中的第一、第二位),相当于榜首雀巢公司乳制品销售额(242亿美元)的41%和36%。

中国乳业双雄二十年沉浮录

来源:网络

差距仍然存在,但假如时光倒流,甚至没有人敢于妄想这样的差距。二十年前,伊利是一家营收刚刚迈过10亿元门槛的区域性企业,蒙牛则尚在孕育之中;十年前,伊利与蒙牛营收都在250亿元上下,正要摸到全球二十强的门边,但随着三聚氰胺事件的爆发,两者在当年分别巨亏17亿元和9亿元,有人甚至认为国产乳业即将“全军覆没”。

二十年以降,中国乳业在跌宕中前行,草原双雄也在跌宕中争辉,并在长时间的竞争乃至对抗之后,成就了今天的双子星格局。

谁能想到,一杯小小的牛奶之中,竟然承载着如此复杂的人间故事与悲欢离合。

01 分裂:既生少林,何生武当

1998年,时年40周岁的伊利副总裁牛根生,感到有点不太对劲。

从这一年起,伊利开始集团化运作。作为伊利的元老功臣,牛根生被聘为分管生产经营的副总裁,也是实际意义上的二把手,负责诸多重要部门及子公司。然而,重任当前,他的工作却屡屡遭遇掣肘。譬如说,一些新成立的部门需要配置必需的办公用品,然而,费用计划好几个月都下不来,牛根生不得不先用自己的钱垫上,勉力推动工作的开展。

牛根生后来极少回忆这段时间的境遇,当有记者问及伊利往事,他常以“没有伊利就没有蒙牛”的口径回应。但有一次,他与虎嗅网创始人、当时在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做记者的李岷对话时,说了这么一段话:

“领导当初对我相当信任,信任到我出的主意、我用的人,他都说‘是的、是的’。但是自从1998年企业进行改革后,我明显感觉到,我肯定的事情他否定,我说能办的事情他说不行——这使我深深地感觉到,哎呀,老总对我在意了。”[3]

牛根生口中的“领导”和“老总”,是中国乳业无法回避的一个人,正是他亲手将伊利从一家只有41万元资产的小厂,做到中国乳业第一家上市公司。他就是时任伊利董事长、总裁的郑俊怀。

事后来看,导致郑牛二人之间发生龃龉的,似乎都是一些无关大局的小事。譬如有一次,郑牛二人外出开会,返程去机场时,牛坐了客户派的车,郑却是自己打车,郑于是认为“牛眼中无郑,客户眼中只有牛”,而事实只是客户派去送郑的车到晚了;又有一次,在给公司患病员工捐款时,牛第一个捐款、捐款最多,于是被认为是“故意出风头”。

郑牛二人在事后的刻意低调,都令后人很难明白,这些鸡零狗碎的小误会,是如何累积成不可解释的矛盾的。牛的创业伙伴孙先红在《蒙牛内幕》一书中这样判断道:

“郑牛冲突,无是无非,完全是一种性格冲突。一个爱走小步,一个喜迈大步,一不留神,‘迈大步的’就冲到‘走小步的’前面去了。如果时刻警觉,还不致越位;稍一松懈,越位就会在所难免。”[4]

越位多了,裂痕便产生了,而且日渐扩大。品出滋味的牛根生在1998年4月、6月和11月,三次提出辞职,前两次都被郑俊怀以“没有这个意思”的理由驳回了。最后一次,在董事会上,牛根生再度提出辞职,他负气说道:

“我干得没毛病,我什么理由也没有,唯一一点是我猜着了老总需要我这样做。‘君叫臣死,臣焉能不死’。”[3]

copyright医度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