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医界精英 >

一个眼科医生的援疆故事

作者:医度网 来源:医度网 日期:2019-02-16 09:51:01

  离开家乡,来到温宿县人民医院五官科援疆一年多了,留下了许多难忘的回忆。记得刚到这里时忐忑不安,到现在的镇静自若,其中无不凝聚酸甜苦辣的援疆生活。

  下乡义诊是复明工程的必备项目,每到一个地方,看到农牧民渴望而又着急的眼神,都会使自己更升起一份职业的崇高和责任感。是啊!善良而又朴实的维族同胞是多么需要你我的帮助。特别是一些因无钱医治而失明的眼睛,心里更徒生了许多责任感,通过“光明行”活动,使他们重见了光明,那份自豪和喜悦是常人无法体会的。对有些因延误治疗而不能手术复明且终身失明的眼睛,心里会难过很长一段时间,复明工程任重而道远。

  记得2014年9月的一天,从内科转过来一个“青光眼睫状体综合征”病人,经过仔细检查病人,我考虑的是“晶状体溶解性青光眼”。但科室人员对规范诊治概念不强,和对待正确规范诊治的无所谓,而且年轻医生难免有点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”的误区,仍按“青光眼睫状体综合征”处理。治疗了三天,眼压正常,第四天眼压复又升高。我马上说,立即病例讨论,明确诊断治疗,终于从主诉、体征及辅助检查中理清了头绪,一致诊断为“晶状体溶解性青光眼”,并制定了治疗方案,患者必须手术治疗,而前者一般不需手术治疗的。经过手术晶体摘除,患者眼压稳定,再无复发。通过多次这样的教训,并用金华先进的理念不断输灌他们,使他们慢慢接受改变,把医疗事故防范于萌芽之中,目前科室年轻医生从被动的要我学、要我做,到现在的我要学、我要做的正常轨道上来了。并能正确对待规范诊治了。眼球虽小,但疾病复杂多样,明确诊断治疗上存在一定的困难,在这一年半的有序指导下,诊治水平也上了一个档次。

  温宿县去格代牧场一组努尔尼萍·麦麦提,去年才36岁,但患“慢性泪囊炎”病史已经有5年了。平时眼角经常流泪、流脓,不但别人看上去感觉这人不讲卫生、脏兮兮的,更是影响了他的心理,人多的地方都不敢去了,平添了几分自卑。多地求医效果均不明显,2年前曾行鼻泪管置管术,拔管后仍流泪、流脓,痛苦不堪,得悉金华援疆医生能根治这个病,患者找到温宿县医院五官科,考虑患者置管后粘连明显,年纪较轻术后脸部皮肤疤痕明显,但患者手术的决心非常大。经过仔细的术前准备,手术(鼻腔泪囊吻合术)非常成功,术后半年了,患者流泪、流脓症状消失,泪道冲洗通畅,痛苦了5年的眼疾终于治愈了。看到患者满意的笑容,心里比吃了蜜都甜。

  总之,援疆生活累并快乐着!付出的同时也得到了一定的收获。并真正理解了援疆是为什么?援疆是“为国家分忧,为浙江争光,为当地奉献,为人生添彩。”

copyright医度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