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医保报销 >

对话三明医改操盘手詹积富:斩断灰色药价链条

作者:医度网 来源:医度网 日期:2021-05-06 12:07:19

“是不是这个人没有钱,他就不要看病?是不是这个人因为有钱了,他才要看病?”

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,詹积富发出了这样的灵魂拷问。

他是三明医改的操盘手,曾任三明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,现任三明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、主任。

3月23日上午,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三明市沙县总医院,听取了医改情况介绍,并向医护人员、患者了解医改惠民情况。习近平强调,三明医改体现了人民至上、敢为人先,其经验值得各地因地制宜借鉴。

医改成果获得总书记肯定的三明市,位于福建中西部山区。这里本属于老工业城市,近年来年轻人口流失严重,社会抚养比在全福建省都属于倒数。也是在这里,诞生了全国推广学习的“两票制”“三医联动”“慢性病统一管理”等多项医改措施。

4月2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与这场医改的“操盘手”詹积富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深度对话。

回忆改革历程,詹积富说,自己一度“压力非常大,失眠症状越来越重”。虽然改革路上伴随着种种质疑,但三明最终迎来的,是医疗基金连续多年实现盈余、医生收入不断提高、药品价格大幅下降的成果。

在医药领域工作多年,詹积富深知医药流通领域的行业弊病,“两票制”就是他针对医药流通领域改革而开出的“药方”。詹积富透露,三明市的医改领导小组成员也都向他这个组长交过“保证书”,保证的内容就是“不跟医药代表来往”。

 

三明医生都跑了?非但没有,还增加了

“刚开始想到会有阻力,后面根本没有想到省外的医药代表,包括这些利益集团,来攻击三明。”詹积富说。

詹积富说的这些人,一度让外人上网搜索“三明医改时,出现了“三明医改是医疗界的灾难”“三明医改是骗局”“三明医改医生跑光了”这样的联想短句。

“改革者总是要有牺牲的。我把这个做了,得罪就得罪了。但是我们心里清楚得很,我是为人民,你不得罪这些少数人、既得利益者,那你就得罪人民,你选择哪一个?”詹积富向记者表示。

中国科学院院士韩启德赠与詹积富的字:敢为人先

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赵李南 摄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三明采访期间,从病人到医生,从科室主任到院长,从三明医改领导小组成员至詹积富,记者都抛出了同一个问题:“医生到底跑没跑?”

得到的答案是,三明的医生非但没跑,数量还大幅增长。

以三明市第一医院为例,统计数据显示,从2012年到2020年,该院每年离职的医生和护士大概在十几人左右,但这段时间里,三明市第一医院整体新增的医护人员达到了1183人。

“2015年,这些医药代表怕三明医改复制到全国,有一波大的(舆论)压力,三明医生跑掉啦、三明没有好药啦,所以陈竺(曾任卫生部部长)2015年来的时候说,你格列卫都有了,怎么他们说你没有好药呢?”詹积富说。

他所提及的格列卫曾经掀起过全民大讨论,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即基于该药品(电影使用化名,化名为格列宁)使用者的亲身经历改编而来。

“格列卫我们(三明)是列入报销的。”詹积富说,格列卫,即甲磺酸伊马替尼。2013年,100mg×120粒胶囊规格的格列卫市场价是24225元。2018年的“4+7”城市药品集中采购,江苏豪森药业的甲磺酸伊马替尼片中标,中标价格为623.82元/盒。

“你就是让我们吃便宜药。”詹积富向记者透露,在开会时曾有人这样跟他讲过。 

copyright医度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网站地图